易购平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易购平台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7 13:53:19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,最终交易结果是TikTok变成了一张“皮”:资本/股权结构中,微软及其引入的美国资本,100%全面接管;治理结构中,TikTok与字节跳动母公司切断所有联系,不再有任何隶属关系;有中国属性的投资者,只能从微软或者其他资本的结构中,获取TikTok后续的收益,但在TikTok的运营发展中没有任何的权限,这样的“TikTok”能够被定义为存活下来么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很显然,在无法掌握全部信息的前提下,任何讨论都可能是建立在特定前提下的假设;同样的,通过这样的讨论,真正的意义在于有效地逼近事实,再通过有效的讨论,进一步促成讨论者的认知,更逼近真相或事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仅如此,微软此次收购还可能涉及在美国、加拿大、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市场购买TikTok的服务,使得微软在这些市场中拥有、运营TikTok。微软也可能会邀请其他美国投资者以少数股权参与此次收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个人认知框架而言,笔者基本属于重度国家中心主义类型,认知、分析以及研判具有显著的民族主义属性。本届美国政府的核心决策圈,也基本属于这种类型。但是,在理想化的世界秩序追求上,笔者认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,赞同在主权平等基础上的深度全球经济一体化;相应的,非常反感美方追求的霸权主导下的世界秩序,因为这种霸权秩序,本质上是美国主权的单向扩张,以及对美国之外所有国家主权关切的否认,在实践过程中,通常表现为对其他国家主权及主权基础上的核心利益的单向挤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基于这一认识,以及某种直觉中的历史类比,当TikTok遭遇“强买”后,苏洵《六国论》中的“以地事秦,犹如抱薪救火”,就成了最直观的联想。当然,有人要细分,从技术层面说,秦当时是扫灭六国的扩张,而今天美国作为唯一的超级大国,无需扩张,追求的是通过CIFUS(注: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)的“黑箱审判”机制,消除对霸权可能构成任何潜在威胁的外在因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种认知当然是主观的,对美国来说,认定TikTok是否为一家中国企业,从来不是根据技术性标准,而是简单粗暴的根据创始人国籍、公司发展历程,母公司与子公司之间的渊源等要素,坚持TikTok是一家中国公司的判定。在此基础上,遵循“中国=威胁”的认知框架,将TikTok判定为威胁,原因就是,他们非常清楚地认定,只要TikTok的创始人是中国人,母公司在中国,TikTok就“有可能”处于中国政府法律的管辖之下,那就是一种“威胁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美国持有显著的美国中心主义、民族主义色彩的认知时,会带着冷战思维去看待和认识TikTok,最后的实践效果是,任何具有超越这个时代属性的理想化的全球主义认知,都将在博弈中处于非对称的弱势状态:美方会从技术到政治等各层面、各梯次上提出五花八门的要求,还是那种笼罩在“合规性”外衣下的要求;TikTok则一直处于自我辩护,纠正、说明、再纠正、再说明,直到掉入无法说明的被动状态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前消息显示,由于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反对,微软收购TikTok的谈判曾一度暂停。等到8月2日,在微软、TikTok与白宫方面协商后,微软证实,将继续就收购TikTok在美业务进行谈判,最迟9月15日完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1年5月至2017年11月,任山西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党委委员、主任;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番被查的王再升,生于1957年9月,早期曾在吕梁市临县三交镇、太原重机学院工作,后调入山西省委组织部,历任党员管理处副处长、处长等职,2006年调任山西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党委副书记,任职长达11年,至2017年免职退休。